欢迎访问 正宁政法网,今天是 2021年06月13日 星期日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政法文化

醉春风

来源:法治日报 责任编辑:高睿蔓 发布时间:2021/4/27 11:16:14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1.jpg

□ 季宏林


春天的风,又暖又软,吹得人醉醺醺的。

  

春风,真的很神奇。它吹一下,草绿了。再吹一下,花开了。大地焕然一新,处处都是迷人的风景。翻翻朋友圈,晒风景的很多,配上恰当的诗句,好看,又文雅。那帮摄影的朋友不停地拍,总想把春天挽留住。

  

得闲时,我沿着河边散步。春阳,暖暖地照着。春风,温和地吹着。草地上,三三两两的,蹲着挑野菜的女人。地珠子,荠菜,马兰,野蒿,一簇簇,一丛丛,清新,嫩绿。

  

堤岸的杨柳,万条垂下绿丝绦,在春风中舞动。孩子们折下柳条,编成花环,戴在头上,一个个眉开眼笑。枝头,鸟儿在欢唱,有叫出名的,也有叫不出名的。湖中,几只野鸭子快乐地游弋。

  

王安石在《泊船瓜洲》里写道: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?”春风,吹绿了山,吹绿了水,吹绿了草,吹绿了树,吹绿了江南。春天的江南,满眼新绿,勃勃生机,风光无限,怎不令人留恋呢?

  

“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。”春风拂过,百花开放,万紫千红。油菜花,梅花,迎春花,玉兰花,海棠花,茶花,桃花,杏花,梨花,竞相绽放。一朵朵,一棵棵,一树树,开得欢,像赶着趟儿似的,赴一场春天的约会。看花人,络绎不绝,流连忘返。

  

公园里,红梅盛开,云霞一般灿烂。我停下脚步,掏出手机,拍了起来。一对母女俩也来到树下,拿起手机,你给我拍,我给你拍。低头翻看一会儿手机,然后接着拍。笑容绽放在她们的脸上,跟红梅一般艳丽。

  

记得,有一年春天,与朋友一起去江南。我们住在山村里,客栈四周盛开着油菜花,远处的山坡上也开满油菜花,像铺了一条条金色的毯子。山风刮起时,我总担心它们会被卷走了。午休时,我打开窗户,让阳光照进来,春风送来阵阵花香,几只调皮的小蜜蜂,在窗台边嘤嘤嗡嗡,奏着催眠曲。我沉醉在花香里,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。晚上,我们吃着野味,喝着小酒,聊着闲话,看外面的夜色渐渐浓起来。

  

去年,我和母亲,还有儿子,一起去红庙看花海。红叶李,玉兰花,海棠花,郁金香,红的,白的,紫的,漫山遍野。母亲站在玉兰树下,满树的红玉兰,映红了她的脸庞,她也成了一朵玉兰花。山坡上,一大片,一大片,金黄色的油菜花,绿油油的麦苗,在春风中起伏,如汹涌的波浪。暖风送来一阵阵香气,沁人心脾,嗅着,嗅着,不觉犯起困来,如醉酒一般,昏昏欲睡。

  

正如宋朝诗人林升所写: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。和煦的春风,浩浩荡荡,横无际涯。转眼间,它吹绿了西湖,吹绿了苏堤,吹醉了游人。一个个像醉酒的蝴蝶,迷失在万花丛中,忘记了归途,忘记了乡关何处。

  

“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”最开心的,莫过于孩子们,他们牵着长长的线,放着风筝,在春风中奔跑,叫喊着,欢笑着,如醉如痴。

  

(作者单位:安徽省无为市公安局交警大队)